唤醒财富之城之互联网崛起:从中年大叔到后起之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04 04:49

(原标题:唤醒财富之城系列之互联网崛起:从中年大叔到后起之秀)

11月26日,结束“发现广州‘独角兽’路演”后,广州酷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旅”)的市场总监李芹有点沮丧,“演讲时设备出了点问题,PPT没放出来,感觉发挥得不是很好”。李芹一边婉惜,一边又自我安慰,“应该还有希望的,我们公司去年已经被中国科技部认定为‘独角兽’企业了。”

酷旅是一家初创企业,成立于2011年,公司的名字并不如雷贯耳,但旗下的产品应该被不少人熟知——要出发旅行网。酷旅发展迅速,目前已有26家省级分公司,去年完成D轮5.5亿人民币的融资,估值达10.6亿美元。酷旅是广州近年来诞生的互联网独角兽企业之一。

回顾广州互联网行业发展史,这里孵化出网易、欢聚时代、唯品会、酷狗、UC等知名互联网企业,在各自的细分领域独领风骚。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BAT的光芒越来越耀眼,广州的互联网行业对比北上深杭,似乎显得黯淡。

广州的骨子里并不缺少互联网基因,网易、欢聚时代等企业扎根广州多年,开花播种,给广州培养了不少优秀的互联网行业人才。这些人组建自己的团队,吸纳新鲜血液,踏上全新的征途。

网易系军团

网易在广州的科韵路有一栋办公大厦,初来科韵路工作的白领不难留意到一个现象:围绕着网易大厦,散布着大大小小的互联网企业。在科韵路工作多年的人调侃式地解释了原因:“靠近网易好挖人啊!”

200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网易,市值已超400亿美元。从财务数据来看,游戏是网易的重要收入来源。网易最新公布的季报显示,净收入达18.75亿美元,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2.19亿美元,占总净收入比例高达65%。

2001年底网易推出首款自主研发的网络角色扮演游戏《大话西游online》,时至今日,网易依然是游戏行业的巨头之一,与腾讯垄断了中国手游的七成营收。伴随着网易成长的,是网易的员工,他们当中的一些精英走出网易大楼,带领互联网行业的新鲜人杀出一条血路。

酷旅的创始人兼CEO丁根芳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在网易。丁根芳是浙江人,本硕博都就读于合肥工业大学,痴迷互联网的他在大四时结合自己的专业做了一个给排水网提供行业资讯的网站。2003年网易的创始人丁磊来到合肥工业大学招聘,丁根芳等丁磊演讲结束后,在楼道里截住他,非要给他看自己做的网站。凭借这个网站,丁根芳赢得丁磊的赏识,毕业后带着自己的网站加盟网易,成为网易当年最年轻的总监。

对于在网易工作的经历,丁根芳用“完成了对互联网从启蒙到加速的过程”来评价。对比网易、搜狐、新浪这些大互联网企业,丁根芳出于自己兴趣搭建的网站犹如家庭小作坊的产物,在网易,他得以熟识正规企业的运营和熏染互联网企业文化。“从网易出来的人都特别的勤奋务实。”酷旅的市场总监李芹说道。她向本报记者透露,酷旅的两个创始人丁根芳和陆威是17年的搭档,两人曾一起给排水网做网站,一起在网易工作,一起创业。陆威是“守家型”的,而丁根芳是开拓型的,经常在外面跑,订的班机基本是每天最早的班机出发,最晚的班机回来,“搞到我们员工都不好意思订太好时间段的班机。”

广州互联网企业员工的勤奋早已名声在外。有行业人士认为,中国游戏产业的起点城市应该算是上海,盛大游戏等企业引入海外的端游。到了页游时代,广州的游戏企业凭借工作时间长、效率高打了一场翻身仗,加班加点对于广州的游戏行业从业者来说是家常便饭。

对于丁根芳来说,网易的工作经历对他日后创办要出发最大的启发当数网易对于产品体验的追求。丁根芳曾说过他在网易时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当年无论是新浪还是搜狐、雅虎,给用户提供的免费邮箱后缀都只有一个,网易却推出了163.com、126.com、yeah.net、netease.com等 多个域名后缀,丁磊在内部培训中对员工解释,这是因为很多用户注册不到自己喜欢的ID,提供多个域名,用户更有机会注册到自己心仪的ID。

追求用户体验,似乎成了广州互联网企业的基因。在“发现广州‘独角兽’路演”上,广州市百果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果园”)的公关经理王东晟向评委们介绍,2014年才成立的百果园,2015年和2016年的研发资金均达到千万级别,研发的技术主要包括消除直播房间的回音、噪声等,使直播更顺畅。在提问环节,一个评委发难:你们投入了这么多资金研发技术,不是说你们的技术不重要,但你们是否想过,用户在用的时候根本没感受到这些技术存在的好处呢?王东晟顿了一下,回答说:“可能是的,但是我们还是觉得用户体验是很重要的。”

百果园做社交直播,是欢聚时代“嫡亲系”企业之一,创始人之一是欢聚时代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李学凌,另一个创始人是曾担任欢聚时代副总经理的胡建强。

李学凌因为创办并推动了欢聚时代的上市而被人熟知,2005年欢聚时代在广州成立,2012年欢聚时代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达65亿美元。提起做视频直播的企业,欢聚时代是绕不过去的一家。但可能大多数外行人不知道,在创办欢聚时代之前,李学凌在网易身居要职。

用年轻人挣年轻人的钱

广州的这些互联网行业后起之秀,普遍存在两个特征,一是发展迅速受资本追捧,二是员工非常年轻。

酷旅在成立之初就得到李开复的创新工场的青睐,创新工场投了天使轮和A轮,李开复还当了要出发的产品代言人。2013年、2014年和2016年酷旅分别完成B、C、D轮融资,资本方为祥峰投资、红杉资本、天图资本、众信旅游、金鼎投资、中信建投等。目前酷旅已是华南区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

2010年以来掀起在线旅游创业的一股小高潮,李芹告诉本报记者,2010~2016年内成立的在线旅游企业超过500家,但是活下来的不到10家,“要出发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还是活下来中活得最好的那一家。”

酷旅年轻,它的员工也年轻,目前公司有1000人左右,平均年轻是26.5岁,其中20%的人是技术人员。

另一家2013年底成立的游戏企业——广州趣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丸”),团队主要以90后为主,400人的企业,员工平均年龄是27岁。趣丸获得阿里的天使轮投资,获星辉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30043.SZ)连续三轮投资。

公开信息显示,百果园也完成了C轮融资。近三年来营收和利润都取得大幅度增长。

对于这些初创企业来说,赛道上已经遍布实力强劲的领跑者,要在夹缝中生存必须出奇制胜。“丁总他们常感慨,要出发幸好是生在广州,才活了下来。”李芹解释说,广东人有钱有闲,工作压力相对北京人和上海人小一些,而且华南区景点多,夏天有海滩,冬天有温泉,四季有主题乐园,非常适合短途旅行,要出发避开了携程、去哪儿网和途牛等竞争者的核心控制范围,在华南区先站稳了脚跟。

相对于携程、去哪儿网来说,要出发的优势当数资源端的整合能力。大多数在线旅游企业都是通过C端切入市场,给消费者提供订房、订票等服务。但要出发发力的是B端,一边搜索、推荐周边的旅游产品给用户,一边协同景区、酒店打造更有针对性的旅游产品,这要求酷旅的员工不但要胜任其他在线旅游企业的IT活,还得具备运营能力。

据李芹介绍,酷旅跟资源端的合作,除了提供IT技术建设外,还会深入到承包营销和策划等运营工作,与合作方约定实现的销售额度,超出部分合作方跟酷旅分成。酷旅不光管理起了合作伙伴的项目,还在惠州自建酒店,旺季入住率达到90%,淡季策划音乐会等活动吸引周边青年。

打出“让天下没有孤单的玩家”的趣丸主要做手游的社交服务,主要收入来源为游戏和礼物的分成。但如果要研发游戏,技术、市场调研、工作效率等要求都很高,研发成功推广方面也很烧钱。对于想在游戏行业分羹却还未具备强大实力的企业来说,与腾讯网易等有研发实力的企业合作,做游戏的发行运营是个不错的选择。

趣丸的行政经理刘静雯向本报记者介绍,即使腾讯以高价挖走广州的游戏研发人才,广州的科韵路作为游戏产业曾经的“圣地”,依然会留下不少深谙游戏玩家心理的运营人才。趣丸方面透露,趣丸平台上有超过5000万的注册用户,其中七八成以上是20~28岁的重度手游玩家,趣丸因为自身团队的背景和与用户打交道积累下来的经验,能找出用户痛点。

刘静雯介绍,趣丸首创了TT语音软件,与王者荣耀游戏内嵌的语音功能不同,趣丸的语音球适用于多款游戏,游戏内外都可以满足游戏玩家的即时通讯。对于很多电竞赛事来说,由于组队打游戏没法线上沟通,通常是线下组织,趣丸的语音球刚好可以解决这一问题。趣丸现在号称“国内游戏语音服务最大服务商”。

百果园所处的直播行业算是当下移动互联网风口,不过竞争也相当激烈,有数据显示,去年国内的直播平台已经超过200家。百果园公关经理王东晟认为,相对于秀场类的直播,百果园旗下的产品更类似于豆瓣的兴趣小组,集聚有某一兴趣爱好的用户。

趣丸和百果园都打了社交牌,对于它们来说,行业里的先行者已经给市场培养出了有消费习惯的用户,它们凭着对消费者心理的洞察让消费者买单。

百果园背后的母公司是注册地在新加坡的Bigo,基于全球化的视野,百果园抛开先做国内再拓展国外的路线,同步发力海外市场。目前百果园的全球员工超过1000人,国内员工只占20%左右的比例,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办公室,服务22个国家超过1亿的用户。

广州互联网的行业潜力近年来承受着不小的质疑,甚至有言论说,对比深杭,它就好像一个端着保温杯前行的中年大叔。不容忽视的是,广州互联网企业的集聚程度很明显。光是天河区就聚集了1600家互联网企业,年营收规模超过1000亿元,天河区互联网从业人员数量,仅次于北京中关村。游戏企业方面,2016年广东持证网络游戏企业有2431家,广州有705家,占了三成的比例。

在海珠区的琶洲,腾讯在广州的39层办公楼正在拔地而起,阿里和小米的广州总部也将落地琶洲。微信是腾讯手中的流量王牌,用户将近10亿,然而微信的团队在广州的TIT创意园。

对于广州的互联网行业是否已经没落,一名在广州互联网企业工作的年轻人嗤笑一声,回答说:“总会有新鲜血液加进来的。”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赵琳_NF6893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